吾與枝山殊有緣

當年學書,以教書匠為職志,講究規規矩矩由帖至碑,幾十品法書翰墨,逐一「摹臨背用」。嚴守師訓,唐以後諸家,皆以為不足效仿,更看不得怪力亂神的「民間書風」或「流行書風」一類。連帶選購教材,搜求珂羅版碑帖,碰到五代楊瘋、北宋米顛,哪怕再好的「延光室初版」,也都敬謝不敏,「黃張王傅」無論焉。胃口養得太刁,眼界遂窄。


自二十年前任日本二玄社中國代理以來,研习其複仿之古書畫以百數,每日摩挲把玩,浸淫日久,漸知中國書法發展脈絡,宋元明清,多有神采煥發功力精深者,其中佼佼,當屬宋米芾元章和明祝允明枝山。


此二人的共同特點,是早年學書,皆由魏晉入手,捨己從人,入之唯恐不深。唯不讀唐以下人所作之書,至中年功成,方逐步放手,厚積薄發,自成家數。米芾極著名的《論書帖》:「學書若不入晉人格轍,徒成下品......」,其書法亦極得魏晉鐘張神韻,是最典型代表。祝枝山岳父李應楨嘗與文征明談及「祝婿」,謂其「書筆嚴整,而少姿態」,這與平日印象里與唐伯虎遊戲人間的「洞里赤練蛇」,講的是同一人嗎?


初識祝枝山书作,是二玄社複製的台北故宮藏《雜書詩帖》。颇不喜,覺得狂放太過,收束不來,好些字有支離破碎之嫌。不知此乃是最晚年絕筆,已經脫略行跡,至於化境了。後看到正德丙子年(1516)《興寧縣誌》影本,由楷而行而漸草,最後竟筆歌墨舞,流利飛動起來,點畫精嚴,功力至深,實在妙不可言,遂不嫌其為膠印本而買之。此是一轉。偶然有朋友送了一部《中國書法全集——祝允明卷》,才發現祝書幾乎每種皆不同面貌,而風采儼然,獨具一格,遂特別關注起來。坊間所出祝書影本,幾乎都蒐羅到手,連帶各家研究祝書的論文,亦一一拜讀,可謂勤矣。其中劉九庵先生由天津博物館發現祝枝山外孫吳應卯本款手卷而提出的「祝枝山晚年墨跡多為吳應卯所偽」假說,尤注意焉。反復思之,總覺牽強,蓋津博所藏吳應卯卷也曾寓目,薄弱尖銳,與祝書的渾厚綿密,相去不可以道里計。


二零零九年訪書東瀛,偶於京都舊家文庫,見祝書《草書秋興八首》長卷,開卷即有驚人之筆,奔騰恣肆,至尾不懈。居然是正德丙子年秋日所書,與《興寧縣誌》為同一年,其書風與《中國書法全集——祝允明卷》里名品頗有合處,不覺喜心翻倒,力邀出版,竟蒙俯允,其傳奇經過,在上海書畫出版社彩色影印的《明祝允明草書秋興八首卷》後,《日藏本祝書秋興八首卷鑒藏人物考》中,已詳敘之。其實此卷就頗為符合所謂吳應卯仿本諸多特徵,如「山」字中竪為打圈之類,但明顯與吳應卯卷書風不類,是祝書極成熟精彩之作。


後此卷介與齊魯藏家以巨值購歸,不料隔年即送拍,在北京翰海拍賣公司二零一一年春拍「重要書畫古董夜場」,拍出三千六百八十萬圓,創祝枝山書作拍賣史上天價。阮囊羞澀,不得寶藏,但得摩挲把玩,已是萬幸,「經我眼者即我有」,嘆嘆!


經此一事,不知怎的,「暴得大名」,遠在紐約的藝術投資基金也找來邀我參謀選藏,遂在二零一三年,從紐約蘇富比春拍,以三萬七千五百美金,拍得祝枝山《滕王閣序》行楷冊頁。此冊書風與《興寧縣誌》如出一轍,再看題跋,居然也是正德丙子年二月所書,這一年,枝山在廣東興寧當縣令,催稅不力被罰俸,鬱鬱不得志,但他寄意於書,佳作頻出,多少也能出一口鳥氣吧?趕快掃描錄入,交中華書局出版。本擬照原作製成冊頁,但國內所有印刷廠家都無法做到經折裝的装订,平整而不參差拱翹,遂將六開冊子拆印為單張厚頁,另將外盒設計成帖架,反而更便於觀覽研習,意外之喜也。


《滕王閣序》也逃不過隔年上拍的命運,不過居然拍得三百零四萬,價漲十倍,也算對得起它的藝術價值了。


而後枝山名品及相關資料紛至沓來,《海外西經》、《前後赤壁賦》、《雪賦》、《月賦》,連吳應卯本款的《秋興八首》卷,亦現拍場,果然與祝卷有仙凡之別,為祝書研究更添一佐證。這些資源足以建立較豐富準確的「祝允明書作高精資料庫」,以此實踐「專項研究、精准定位、審慎投資、整合營銷」的「太一藝術投融資基本法」,將藝術金融與藝術出版、藝術實踐有機整合,是我二十年來逐步完善的夢想;能與枝山結緣,則是老天不負苦心人的意外之喜了。


今年距祝枝山寫《滕王閣序》、《秋興八首》和《興寧縣誌》的正德丙子剛好五百週年,我謹在萬里外,秋風中,具清茶素果,向這位不羈的書神,致以最深的祝福。惟望魂兮歸來,入我腕下,筆頭生花,學啥像啥........罷了,一笑。

三级小说-刺激做爰小说-家庭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