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共享——藝術經典複製品的意義與貢獻

一、藝術如何傳承


在過去漫長的歷史中,書畫藝術的高科技複製技術尚未發明的時代,藝術的傳承仰賴畫師代代相傳。傑出的大師入門或私塾的弟子中,固然不無少數天才能青出於藍,另創高峰,成為新的大師,但畢竟天才稀有,平庸者眾。代代相傳的結果,難免每況愈下。所以,研讀欣賞學習名作真跡,在個人是極重要的途徑,在文化發展史上是藝術生命得以承續發揚的關鍵。


但是古代尚未有集中大量經典作品公開展覽的博物館、美術館。歷代經典作品分散在少數權貴與收藏家手中,拱璧之珍不輕易示人。所以只有特殊的少數人得以親睹部分經典,大部分人難睹名品,只能看到泛泛之作。平生能親炙三五名家精品,已屬萬幸。真跡難以見到,便只能從許多歷代畫記、畫跋、畫論等等書畫著錄中想像名畫真跡之風姿神韻。但是書畫畢竟是視覺藝術,非文字的敍述所能取代。歷代名畫家有人作「課徒畫稿」,但沒有複製技術便不能嘉惠天下學子,還是少數擁有者的私秘。直到清朝畫家王概(安節)以明代畫家李流芳課徒畫稿增編,於一六七九年(康熙朝)木刻套印成書。後來又有其他畫家加入,又大量增編;清末畫家巢勳又重摹增編,在上海以石版印刷,流行天下。這就是三百年來普濟無數學子,功德無量的《芥子園畫傅》。像齊白石輩出身貧寒的天才大畫家,幾乎沒有人不受惠於芥子園。


到了今天,在專業技師運用現代數位彩色珂羅版製作的書畫複製,已超過「幾可亂真」的水平,而達到視覺上等同原作的程度


藝術的傳承,不論欣賞、臨摹、鑒識、研究,有了今日的複製品,可以說任何人皆可擁有經典名作「真跡」的機會。這是數千年文明史空前的突破與大貢獻。


二、正確認知「原作」與「複製品」


歷史名家、大師的書畫原作,已不只是「國寶」,而且是人類共享的,世界級的珍寶。原作只有一件,不能,也不該為私人所擁有。經典作品在發達的文明國家最後都進入公私博物館,確保了它為人類共享的崇高地位,也受到最嚴格標準的保護。


儘管現代高度精密製作的複製品在視覺效果上等同原作,但畢竟不是原作。在材質、年代、觸感、氣味等都不可能一樣。因為它只是原作的「拷貝」,所以論歷史文物的或金錢上的價值,複製品與原作當然不能相提並論。正因為複製品不是原作,只有技術、材料的成本而已,所以人人可得。就如同杜甫詩的原作手稿價值無可估價,但一本杜詩全集幾百元台幣而已。


這就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從欣賞、學習、研究的角度來看,複製品的貢獻,反而不是原作之可比。


我們想看達文西或林布蘭的原作,想看范寬或李唐的山水,中外人士得跋涉千萬里,到相關的博物館去。即使去了,也不一定每次都看得到。有的經典作品好久才露一次面。即使看到了,博物館為保護名作,光線甚暗,玻璃櫃或護欄都不讓人近距離細看(怕你的飛沫或呼氣對作品有損),而且往往人多擁擠,不能久觀。而複製品則完全沒有這些遺憾。什麼時候想看,在明亮的光線下,近觀、細看、臨摹、研究,完全隨意自主。其「恩惠」之大,是古人所不可夢想。


「原作」當然是藝術作品唯一的原件。而精良的印刷品,最大的功績正在於解除了原作「唯一」的局限。以質精量多,價格相對低廉,嘉惠天下熱愛藝術的人,使無價之寶變成人人可接觸,可擁有的恩物。精良的複製品偉大的意義與功德在此。


三、複製品的意義與貢獻


藝術傑作如果沒有複製品,藝術的傳承、學習、宣揚、推廣、提供人類共享,必非常困難。貝多芬的樂曲,各世代不斷有人演奏,出版複製品,使人人得以共享。


書畫不同音樂,因為有原作可看,所以有許多人看不起複製品與印刷的書畫冊。認為一定要看原作才能得益。有沒有道理呢?我的回答是確有相對的道理在。相對什麼呢?第一,一輩子沒看過大師的原作,只從縮小的印刷圖片上認識書畫名作,確有誤認、誤導之虞。第二,印刷不良的複製品。在這兩個前提之下,單靠複製品當無法體認經典名作的神髓。


從古代到近代,複製書畫大概有三種方式:第一是臨摹原作。缺點是受制於臨摹者的功力與修養,而且到底是另一個人手筆,與原作距離甚大。而摹品也只有一張,不能普及大眾。第二是中國特有的「木板水印」。可以製作較多數量,而且材質(墨、色、紙、絹等)相對逼真。缺點是筆墨經過木雕、手印,到底大異其趣。當工藝品玩賞、裝飾尚可,學習、研究則價值不高。第三種便是照相製版的膠網印刷。早期品質不穩定,現在已大大提高。至今書畫印刷都採用此法。日本二玄社複製原寸中國書畫經典名畫,是此中頂級的產品,達到視覺上亂真的水準。


1867年德國人發明玻璃版印刷(稱珂羅版collotype),只能印黑白。歐洲、日本與中國都曾有珍貴的出品。但因難度與成本太高,印量少,而至衰落。膠網印刷術印量多,成本相對降低,更使珂羅版印刷難以抗衡。


近半世紀,科技發達,文化提高,追求更高品質的複製技術有了更佳條件。彩色珂羅版於是復興。近年更有結合電腦技術的「數位彩色珂羅版」的出現。臺灣戴勝山房的出品,以原寸複製歷代書畫傑作,其品質是我所見過最卓越的水準,很慎重而負責任的說,確已達到視覺上等同原作的程度。


現代高科技的印刷術不但忠實於原作,而且有比欣賞原作更高的「忠實」的效果。為什麼呢?因為原作年代久遠,絹、紙變色,有的已成深咖啡色,而且有許多污垢灰塵,使原作面目昏暗朦朧。這些非原作本身的外加的干擾,都能在不損原作的原則下予以減除。這是複製品略勝原作的優勝處,所以說「更高的忠實」,並不誇張。


精美傳真的複製品,使歷代藝術的碩果傳佈天下,走進生活,深入人心,真正做到天下共享。對欣賞、學習與研究者,更功德無量。經典傑作的普世化與民主化,對藝術的傳承發展,文化的提昇,其偉大的意義與功效,難以估量。這是當代人的福氣。


如果我們家中沒能力掛最佳書畫家的原作,與其掛一般品質平庸的作品,不如用經典名畫的複製品來提高眼力與心境。這是給你最重視的建議。


何懷碩


著名畫家、傑出的藝術理論家和散文家

畢業于台北師大,后留美國并獲碩士學位

現在臺灣從事美術教學、評論和創作

他的作品深受梁實秋、餘光中等文學大家的推崇

《孤獨的滋味》(人生論)

《苦澀的美感》(藝術論)

《大師的心靈》(畫家論)

被世人稱作懷碩三論,擁有眾多讀者




三级小说-刺激做爰小说-家庭乱伦小说